当前位置:主页 > 大咖名流 > 贵州荒诞话剧 再现戴明贤笔下四大“怪人”_社会频道_

贵州荒诞话剧 再现戴明贤笔下四大“怪人”_社会频道_

文章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20-09-25 / 点击:

2020年,一鸢戏剧社成立四年。早在创立之初,创作贵州第一个小剧场独角戏《来发》以来,马玲就一直想做一部关于贵州人和事的本土话剧。在大量阅读中,她被戴明贤先生《一个人的安顺》里所展现的世态人情、饮食风俗、奇人异事、官吏优伶、贩夫走卒乃至方言土语所吸引。

为更突出贵州特色,在创作中,戴明贤先生与马玲达成共识,全剧用人物本身的方言演绎,于是大量的方言土语出现在台词中,有湖南话也有贵州话,而演员也有自由发挥的余地。

人物简介:

“四位怪人”都是戴明贤先生笔下的人物,其中三位来自《畸人》一篇。《辞海》曰:畸人,不合于世俗的异人。他们来自不同的年代,从清朝同治年间和民国期间穿越到现代的“一鸢茶馆”,以不同的人生选择相互辩诘争吵。最终,被认为是“怪人”的他们有的郁郁寡欢、有的壮烈殉国、有的不知所踪、有的潦倒一生……正如剧中所说“各有各的活法”。

“老三,那你呢?”最后,话剧《一鸢茶馆的奇异派对》在下江小姐的质问中结束。无论是怪人还是常人的故事都已结束,而舞台中悬挂的对联:“生旦净丑无非虚构角色,离合悲欢原是真实人生”,是戴明贤先生为该剧而作,让人回味无穷。

2020年9月,贵州原创荒诞话剧《一鸢茶馆的奇异派对》在一鸢戏剧社上演,剧中主要角色来自贵州文化名人戴明贤先生的散文集《一个人的安顺》里的“四大怪人”,他们从不同年代穿越而来,齐聚一堂,举办了一场荒诞的奇异派对。

9月18日,《一鸢茶馆的奇异派对》上演第三场时,著名艺术评论家、策展人管郁达也在现场,看了演出之后,他感叹道:“戴老笔下的这四个怪人,特立独行,却是时代的印记,因为这些小人物的故事也让历史变得有了温度,而一鸢戏剧社也用实力将自己变成了贵阳真正的文化地标。”

话剧《老舍五则》是遴选了老舍先生最独特的五个短篇小说而作,以现代戏剧的表现手法串成了一部多角度反映老北京市井人生的悲喜剧。在《老舍五则》的启发下,2019年1月,马玲第一次与戴明贤先生沟通,两位有着浓厚乡情的贵州人一拍即合。

“人生在世,各有各的选择,各有各的活法。”这是贵州原创荒诞话剧《一鸢茶馆的奇异派对》里的重要台词,也是编剧戴明贤先生在耄耋之年对人生选择的思考。

记者采访时曾问戴明贤先生:“剧中是否有您的自传色彩?”戴明贤先生想了想回答道:“在厨子身上有一点点:心理上钦佩那几位奇人的特立独行,天马行空;行动上却非常循规蹈矩,合光同尘。”

四周年献礼剧目贵州话讲贵州事

戴明贤 贵州安顺人,一九三五年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西泠印社社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文学作品有《一个人的安顺》、《戴明贤集》(八卷本)等;书法篆刻有《自适其适》、《万壑楼印存》等;影视戏剧有《家祭》、《夜郎新传》、《双婚疑案》、《水寨龙珠》、《魔侠堂吉诃德》等。

人生选择 做怪人还是常人

)

而戴明贤先生虽然以书法和写作被大众熟知,但是他涉猎广泛,曾任贵阳市川剧团编剧,创作了儿童舞剧剧本《夜郎新传》、电视连续剧剧本《双婚疑案》、京剧《魔侠堂吉诃?》等。虽然此次是第一次着手创作荒诞话剧,但马玲却说:“在这件事情上戴老不需要接触任何新的事物,无缝连接。”一直以来,戴明贤先生一直关注表现主义、意识流小说、荒诞派戏剧、魔幻现实主义等流派文学。

马玲 云南艺术学院戏剧戏曲学专业硕士,贵州大学音乐学院戏剧系表演教师,贵州省戏剧家协会会员,贵州一鸢戏剧实验室艺术总监,执导话剧作品有《赵氏孤儿》《雷雨》(新版)以及《安魂曲》《仲夏夜之梦》《爆玉米花》《超级市场》《技术问题》《来发》《原野》等。(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董容语

而剧中唯一经历了“石头城”还活到现在的人??厨子,合乎世俗,未有出格超脱之举。他却羡慕四位怪人,虽一生经历异于常人,却是按照自己的心性选择,自由自在。

故事从一位生活在当下的厨子的回忆展开,他和下江小姐的过往,让时间回到了安顺还是一座莹白的石头城的年代。虽是一座西南地区的偏远小城,却仍逃不过时代的洪流。生活在这座石头城里的何威凤、宋醒、洪兴芝、海马公爷,一生或孤高自赏,或惩恶扬善,或游戏人间,或不问世事,他们的故事在市井之间口口相传。



Power by DedeCms